每天往上班的路上,

會遇見一隻黑狗,

或坐或趴或來回踱步在那前後不出100公尺的巷道裡~

 

每天往回家的路上,

會遇見另一隻黑狗,

或跳或叫或原地繞圈在某戶特定的人家前,

想引起一隻和牠一模一樣

只差脖子上多了個紅色項圈的黑狗注意~

 

這是牠們日常的生活模式吧!我想~

 

每天,我會和牠們有幾秒鐘的交錯,

然後我繼續我的行程,牠們也繼續牠們的...


說穿了,我和牠們真的也沒甚麼不同,

都是被無情的扔在這個世界上,

好像在努力些甚麼的樣子,

打發生命。

 

但是我可能比牠們幸運一點兒吧!

至少,我想不出一隻狗要自我了結的方法...

牠們沒辦法結繩結所以無法上吊;

無法拿刀割腕,問題是腕在哪裡;

牠們到不了大樓頂樓

因為管理杯杯早就貼了告示狗是不得進入的;

牠們被施捨的剩菜剩飯藥房老闆也是不收的;

牠們若衝上大馬路...很有可能...造成為了閃避自己的追撞車禍...

那不是初衷,我們都沒有想找墊背的...

 

所以,只好繼續在這世界上,

一起,打發生命。

並且,羨慕蚊子~

一隻活膩了的蚊子只要飛到人類耳邊嗡嗡叫就可以了。

充數的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