塗鴉欄
你不愛看的,不表示就不是實話;你愛看的,不一定是真話~當然你可以把一切你不愛的都當作是發洩文或抱怨文,就像你以為所有所謂的成功人士,一定都是貫徹了所有你能想到的成功法則而成功,絕對沒有幹過卑鄙齷齪下流的勾當一樣


上個月中左右收到先父靈骨塔位寄來中元普渡法會的通知....

因為家中並無設神龕或佛堂(是在於我一廂情願的認為佛自心中坐的

結果)當初就直接將先父靈位安設在陵園,

一方面自以為是如果沒那份慎終追遠的心,牌位擱在飯桌上也不會看

一眼,如此安置,除了圖但逢該祭祀時,總有提醒;若真的我這個不

肖子孫實在難以抽空,至少還可以請園方代辦安排。

再方面是解決我真正的憂心,萬一我有個萬一,不至於先人無人祭祀

畢竟這是先父生前一直念叨很介意的事~或許父執輩的眼中,我就

該是個會真心鼓盆而歌的逆子吧!

按例,今年也匯了費用加立超拔蓮位,將歷代祖先和先母也一併書寫

上列,只不過今年更隨順了,另請代為準備供品和金銀元寶。


一早,先搭公車至台北車站,好轉搭到金山的國光號~

公車行經過不少社區或大樓的公共空間都搭起了原本沒有的棚架,

該皆是為了方便住戶們共同參與普渡而設,雖然還空蕩蕩的,倒很

一種對熱鬧嘉年華即將開始的期待....


很久沒進城,沒想到一大早的站前就人車鼎沸,步調仍然追得緊....

我閃過幾個人搶著在人行穿越綠燈閃完前要過完八線車道,在快踏上

人行磚道時,一個人影衝擊了我,她(或他?)飄來的氣味也相同衝

擊著我 ─是遊民─ 離我約有4、5公尺,就呆立在忠孝西與館前路

的交叉口,所有的行人都自動保持遠她10步以上的距離快速繞離,而

她似乎身處另一個世界般的~畫面凝結就像一種利用曝光技法表現車

軌光跡的照片,那些應該是、原本就、合宜在這個地區出現的人反而

都只成了一條一條彩色的線~我循著這些彩色線的路跡緩慢的走,很

不禮貌的一直注目著她,看著她用一把變形的傘像拿著盾牌一樣的遮

著她的前身,看著她那身分不清是衣服褲子裙子還是洋裝的裝扮在這

30幾度高溫天氣下仍嚴密的覆蓋全身,看著她已經過膝卻糾結變硬像

披著一大塊未裁切褐色菜瓜布的頭髮....而她完全沒感覺(也或許是

不在乎)我在看她,只是繼續呆立在那位置上....一時間我不知道該

用{自在}還是{可憐}來形容我對這個形體的判讀....


然後我又投身進有舒適空調的台北西站,周遭盡是應該原本就合宜出

現在這裡的人群,商家推出的精緻早餐散發著誘人掏錢的光澤與香氣

....我排隊購票,我排隊為手中的冰涼茶飲結帳,我排隊上車。


我撿了個司機大哥身後靠近車門口的位子坐下,打算用昏睡應付為時

不短的車程。


到了金山郵局,很幸運沒曬到幾步太陽便搭上由陵園提供的接駁車。

上下山的車流把原本還算清幽的山路填得滿滿;進入陵園園區,更是

熱鬧的像園遊會~踏上寶塔大殿,法會已經開始很久,多位法師領著

發心的信徒們誦經,周邊絡繹不絕的人潮行進著他們自己祭拜的行程

....向大殿的三寶像和地藏王菩薩行過問訊禮後,我想先去看看先父

的牌位和骨灰存放格,告知先父女兒來了....可電梯還真不是普通的

難等,班班都是客滿,好不容易被人潮推進了電梯,卻搆不到樓層按

鈕,只好拜託站在控制面板旁的幫忙按一下7F的按鍵,這個請求倒是

引來整個電梯不少側目打量,我很虛的半低著眉臉,內心很清楚我並

不是真有實力足以承受這些目光背後的含意....當初為爭一口氣~除

了這是幾處在先父靈前擲筊唯一他喜歡的,另外也為封了所有親友的

嘴~才盡辦法買下這超乎我能力的頂級塔位....電梯每停一層就多

了些可呼吸的空間,一直到6F,一位幫家人擋電梯門的先生還示意我

不出電嗎?我頷首微笑表示我的樓層還沒到,這才留下了我一人繼

續搭乘


出了電梯,很明顯感受到所有的吵雜都留在腳底下,換好拖鞋,

接待的偏廰,幾位狀似休息的工作人員突然神經緊繃了一下,我笑

打了個招呼示意我可以自己來~

這層樓正廰供奉著藥師佛,父親是因病纏身多年離世的,不知道身後

將他安排在藥師佛眼皮底下是不是真有得受法慧卸下病苦呢?!~

這裡的塔位是看不到一甕一甕的骨灰罐的,一格一格琉璃的面板只

由一個鑲嵌在面板上刻著往生者名字的金屬牌子來辨認,親又多了

一位鄰居,您可要和鄰居好好相處啊!


然後我該去設立牌位的樓層了~一位工作人員親切的提醒我電梯很難

等,並親自帶著我繞過其他區塊到達我的目的,當然我也等於順便參

觀了其他塔位,感受了不同的設計風格~找到了先父的牌位,合十感

恩地藏王菩薩看顧,以及告知父親今年準備了些甚麼和問安,接著就

倚在欄杆看著大殿法會的進行。


上午的法會已經尾聲,法師正在開示,說明下午要進行的瑜伽焰口施

食儀來由典故....由上往下看,整個法會會場盡收眼底....我不確定

有多少人真的在仔細聆聽法師的開示,倒是看到其他很多有意思的畫

~許多陸陸續續上山的家屬,大人帶著小孩手上捧滿了供品和各式

要燒化給先人的財帛金銀,急忙忙的往原本是停車場卻已搭起棚架供

桌的祭祀區送;還有拿著製工精巧的大型蓮花和用元寶組成的一艘寶

船,在大殿行禮祈求菩薩要讓某位先人收到然後很惜命命的往化金區

前進;另外許多家屬刻意輕手輕腳像一隊小動物般溜進會場邊,或大

殿菩薩像腳邊供檯,尋找著為先人付費的頭等艙超薦蓮位;還有旁邊

傳來有人高談闊論著"我學佛以來....";法會會場布置得很用心,

鮮花、水果、點心都是上上之選,法會進行也算莊嚴~但這麼看著聽

著,我的眼淚卻不自主的一顆一顆往下掉,我抬頭看著六層樓高的釋

迦牟尼佛畫像,問:

這是您歡喜見到的嗎?還是誰歡喜見到?

不用想也知道並沒有任何聖光或天外之音會降臨,所以我自答:

或許沒有不好,或許總有受益者,可佛法的受益真的是付多點錢買離

菩薩的塑像近一點兒的貴賓席就可以往生西方極樂比較快嗎?我想一

定很多人都會跳出來代替佛菩薩回答:錯!

反觀自己,我也買了我搞不清楚為什麼要買的蓮位,而且我還是個無

法替先人買得起在主法壇旁邊的位子的陽上子孫 ─ 不管我認不

認同,我知道那只是我以先父在世的思維和價值考量,不讓他意識

裡存有疙瘩而僅能盡的一點心意,既是為先人做,就要這著先人覺

得的圓滿去做 ─ 那換句話,這裡每個人做每件事所持的理由不

也都可以拿著我的講法來當作合理化的說詞嗎?

何嘗不是?她又何嘗不是?妳就比較高嗎?

再仔細看看

能在這裡的人們,雖然儘量素顏素衣,但臉上掛的身上穿的肩上背的

腳下踩的可都不缺知名品牌;能在此永久居留的先人們,又何嘗不是

有福的?!環境好,管理完善,常駐法師每日早課晚課誦經迴向,逢

節過年檢閱陽上子秀孫賢....這..好處可都讓這些有福報的佔盡啦~

誰說佛法難聞?如果真的都得先有那個福氣才能聞得那個法,那的確

很難!誰說人身難得?那遊民!那遊民得的不也是人身?放焰口!放

焰口的真正精神真的只在這些儀式上嗎?

我想我不能繼續參加這樣的法會..我回頭向父親牌位說:把拔,我要

拿給你的供品去給真正需要的人嚕~掰!然後我找到樓梯直奔一樓大

殿,找到我為歷代祖先和先母一起買的經濟艙超薦蓮位,對祂們說:

這裡環境多好,但剩下的就要靠各位自己努力了!然後我去到祭祀區

,領了香,依遵行方向謝過每位神明並在每個香爐內都插好了香,並

確認園方會集中化紙後,拎起那箱沉甸甸的供品組,搭車下山。


很順利的,接駁車到金山郵局又銜接上往台北的國光號~

快進台北西站時,我一直注意著車窗外可有我早上看到的那個遊民,

可惜,映入眼簾的盡是應該原本就合宜出現在這裡的紅男綠女,我當

然知道她不可能一直站在那兒等我發現該為她做點甚麼,我開始自責

自己假道學....客運停妥,我提著那箱沉甸甸用著沉甸甸的步伐下車

....才一下車,靠!這首善之都和繁華紐約或其他光鮮亮麗的城市果

然都是相同的世界!極端總是相傍相依,這是永遠不變的....我看到

另一個男子打著赤膊,光著腳,很黑,分不清是髒的黑還是曬出的黑

,一跛一跛,正在專心翻找垃圾桶,他的左手已經有些收獲,提了兩

瓶只剩一半不到的寶特瓶飲料,另一手似乎找到了一個類似桶麵的免

洗碗,看他小心的模樣,那碗中應該有些殘羹,但連我都聞到發出酸

味兒了....我站在他身後等著他回頭,然後將我手上那箱由法會帶回

的供品遞給他,他看著我用手指了指自己,似乎在確認"給我嗎?"

我點點頭小聲說了請收下,確定他接過時我鬆了手,可能他沒料到這

麼重吧,倒退了兩三步將他手上所有的東西都放在地上後,開始檢視

那箱東西,而我卻帶著更沉甸甸的心轉身往公車站牌方向走,我很難

過,覺得自己好渺小好沒用,因為我只有一箱,了不起也只是讓那人

撐個一天飽飯....


下午的台北站前更熱鬧了,美食街,裝潢精緻的餐廳處處坐滿了應該

原本就合宜出現在這裡的人....新光三越廣場前有一個活動蓬,高舉

著幾隻關東旗,上面寫著"我要活下去""台灣人很不爽"等一些很

煽動情緒的字眼....坦白講,我看了很生氣,不管是台上靠嘴說的還

是台下靠嘴謾罵的,令老娘很不爽!

這些靠嘴的,的確都有靠嘴就能活好好的福報,而我相信,這些喊得

出活不下去的人絕對都會活得很好,這些人真該好好感謝他們的祖上

有德又有靈,弄那麼多福報任其揮霍,這麼有閒身在福中不知福,怎

麼不去真的做點讓人能真正感動的事?我不是生長在天龍國的子民,

也並不是不了解很多經濟數據都是負成長的,我知道很多人在說的日

子難過和很多人在喊的生意難做都是真實的情形,我也清楚遊民問題

處理的難處與複雜性....那請問!有誰提出過甚麼應變的方法?或有

效解決的方式?還是都只會用推(你負責)拖(你下水)拉(你下台

)扯(你爛淡)這四字訣就騙來一堆按讚的?

容我不怕死的大聲說一句,

台灣島上人民最大的問題說穿了就是由奢入儉難而已!

那些有空藉由批人長短而顯示自己高尚的幹嘛不去幫農夫種田?搞不

好能讓台灣免於全球糧食危機呀~

再則,不是很多人都愛求神拜佛嗎?方便法不都講了【財布施得財、

法布施得智慧、無畏施得健康長壽】嗎!嫌錢少不就是你太摳?還不

趕快拿出行動積福積德!並且還要感謝有這些讓你有機會積福積德的

薩~!

那麼愛嫌,那把你們嫌棄的福報都給我好了,我需要!

還有很多遊民、流浪貓狗也都很需要!

 

放燄口是甚麼?

 

淨空法師:佛七、梁皇懺、放燄口和放蒙山等,

這些儀式是否真的能超渡先人?

創作者介紹

24 點 59 分

充數的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智愚
  • 道一聲佛法
    滿面慚惶!

    呵呵~~~


  • 面一切眾生
    無地自容!

    哈哈~

    充數的竽 於 2012/12/05 00:51 回覆

  • 小飛熊
  • 一念仁慈 心中就會充滿法喜 喜樂!!
  • 祝福你法喜充滿~

    充數的竽 於 2012/12/05 00:52 回覆

  • 杜詩飲
  • 我來充數了!
    祝芋中秋節快樂![:emotion1338816891-2704522838.gif]
  • 看來......我只好先給詩飲兄拜早年

    充數的竽 於 2012/12/05 00:53 回覆

  • 其慕德
  • 感到有限的時候,才能珍惜無限的好~然而真正的無限又是什麼~一點念想......感謝您的分享
  • 感謝不吝留言~ ^^

    充數的竽 於 2012/12/05 00:55 回覆

  • 尼爾張
  • 自己靠自己渡比較實際點.
    竽妹最近躲貓貓中嗎?^^
  • 最近,把自己逼得緊些,能安靜坐下的時間少了...所以比較常在FB抒發一些無厘頭的念想~謝謝你還記得來幫我清蜘蛛網~

    充數的竽 於 2012/12/05 00: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