塗鴉欄
你不愛看的,不表示就不是實話;你愛看的,不一定是真話~當然你可以把一切你不愛的都當作是發洩文或抱怨文,就像你以為所有所謂的成功人士,一定都是貫徹了所有你能想到的成功法則而成功,絕對沒有幹過卑鄙齷齪下流的勾當一樣

 

逢年過節帶給我最大的麻煩,就是只剩下便利商店可以覓食....

還好這幾年工作的地方有提供員工餐,在這種時候倒也很是貼心地為

年節仍須留守崗位的同事們加菜─

滿桌子大魚大肉精緻菜餚,我卻好想有一盤鹹蛋苦瓜,下飯。

 

好像沒有人會拿鹹蛋苦瓜當年菜齁~

這道菜大概也就像我這種怪老人才會覺得過年時吃特別有意義吧!

如果用苦瓜的苦當做是生活的際遇,那鹹蛋的鹹恰好似努力的汗水與

不甘心的淚,交織出的滋味正好扒嚥人生這碗白飯,一年又過一年。

 

哎~不過是菜嘛!不就喜歡吃和不喜歡吃而已,

當我想裝為賦新辭強說愁的年輕吧!

 

 

苦瓜

 作曲:Kenix Cheang@Private Zoo

 填詞:黃偉文

 編曲:Kenix Cheang@Private Zoo

 監製:舒文@Zoo Music

 主唱:陳奕迅

 

共你乾杯再舉著 突然間相看莞爾 盤中透著那味兒

大概今生有些事 是提早都不可以 應該明白其妙處

就像你當日痛心她回絕一番美意

怎發現你從情劫亦能學懂開解與寬恕

也像我很糾結的公事 此際回頭看 原來並沒有事

 

真想不到當初我們 也討厭吃苦瓜

今天竟吃得出那睿智 愈來愈記掛

開始時捱一些苦 栽種絕處的花

幸得艱辛的引路甜蜜不致太寡

青春的快餐只要求快 不理哪一家

哪有玩味的空檔來欣賞 細緻淡雅

到大悟大徹將虎嚥的昇華 等消化 學沏茶

至共你覺得苦也 不太差

 

下半生竟再開學 入迷的終於醒覺 移走最後的死角

用痛苦烘托歡樂 讓餘甘彰顯險惡 如藝壇傑作

就像我一直聽香夭 從未沾濕眼角

仔細地看神壇裡木紋 什麼精巧也不覺

卻在某蕭瑟晚秋深夜 忽爾明瞭了 而黃葉便碎落

 

做人沒有苦澀可以嗎

 

真想不到當初我們也討厭吃苦瓜

當睇清世間所有定理又何用再怕

珍惜淡定的心境 苦過後更加清

萬般過去亦無味 但有領會留下

今天先記得聽過人說 這叫半生瓜

那意味著它的美年輕不會洞察嗎

到大悟大徹將一切都昇華 這一秒坐擁晚霞

我共你覺得苦也 不太差

 

以下文章轉載自:香港文匯報

http://paper.wenweipo.com/2011/01/18/OT1101180007.htm

 

 

詞話詩說:苦 瓜


http://paper.wenweipo.com   [2011-01-18]     我要評論(0)
放大圖片

 

梁偉詩

 2011年1月是黃偉文發起的「填詞人聯盟──Shoot the Lyricist」成立一周年。早前,有媒體盤點「填詞人聯盟」一年來的成果,發現除喬靖夫依然蓄勢待發外,陳詠謙今年的歌詞產量比去年飆升三倍,林寶與黃偉文更標誌性挎刀合寫王菀之、張敬軒的〈高八度〉男女對唱詞,為「填詞人聯盟」締造佳話。至於以「填詞人聯盟」聯盟為單位包下張敬軒和薛凱琪的專輯寫詞,自是不在話下。2010年除了是黃偉文吹雞「聚眾寫詞」的年頭,同時也是黃偉文自2007年年初宣佈減產和2008年〈囍帖街〉掃獎後,再度活躍於香港流行樂壇年終頒獎禮的一年。

 黃偉文為陳奕迅所寫的〈陀飛輪〉在2010和2011年獲獎無數。包括2010年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CASH)金帆音樂獎最佳流行歌詞,還有2010年由電台頒發的我最喜愛的歌曲大獎,當然也為黃偉文帶來傳媒推薦大獎的最佳填詞和2010年叱樂壇填詞人大獎。〈陀飛輪〉的成功,不但為黃偉文陳奕迅的「成年男人玩具系列」畫上完美的句號,同時也為「為較成熟的聽眾創作歌曲」的創作動機,產生更強大的原動力。〈陀飛輪〉獲獎前後,網絡上亦出現了另一首黃偉文陳奕迅的全新派台「成熟歌曲」,也就是今回要談的〈苦瓜〉。

 驟眼看去,〈苦瓜〉的風格與〈葡萄成熟時〉似乎非常接近。〈葡萄成熟時〉談到葡萄成熟的時候,自然能釀出醇美葡萄酒。將會發生變化並變得成熟的,是主人公要守候的對象(葡萄),主人公只要調節好耐心和等待的心情便可。然而,〈苦瓜〉卻是另一個「苦瓜不變心境轉」的心靈故事──「共你乾杯再舉箸 突然間相看莞爾 盤中透著那味兒 大概今生有些事 是提早都不可以 明白其妙處 就像你當日痛心她回絕一番美意 怎發現你從情劫亦能學懂開解與寬恕 也像我很糾結的公事 此際回頭看 原來並沒有事」

 〈苦瓜〉從「也無風雨也無晴」的腔調,寫出在故人重逢的場景中,再見到苦瓜這道菜時的會心微笑。今天對苦味的欣賞,相對於年輕時怕苦怕澀的條件反射,當中經過了時間的淘洗。正如有一些人生道理,「提早」說出來是沒有效果的,必須聽者自己體會後,才會進化為成長中的智慧。即如工作上的麻煩事和感情上焦頭爛額,當時或會煩惱不已痛心疾首,在若干時間後回頭再看,都不免微不足道。因此〈苦瓜〉的hook line花上大量筆墨將「青春」和「今天」對舉──「真想不到當初我們也討厭吃苦瓜 今天竟吃得出那睿智愈來愈記掛 開始時捱一些苦 栽種絕處的花 幸得艱辛的引路甜蜜不致太寡 青春的快餐只要求快不理哪一家 哪有玩味的空檔來欣賞細緻淡雅 到大悟大徹將虎嚥的昇華 等消化學沏茶 至共你覺得苦也不太差」

 從遣詞造句來說,〈苦瓜〉的hook line以味道和心境互為主體,自然流露出黃偉文在寫詞功架上的流水行雲揮灑自如。〈苦瓜〉中的神來之筆乃是用上了「太寡」一詞,來談味道的清淡。「太寡」為廣東口語中單調的意思,並不單純用於味道的描繪,往往以「豐富」的反義詞姿態出現,如「佢今日著衫顏色太寡」,即謂「她今天穿著的顏色過於單調」。其實黃偉文酷愛粵語,曾經身體力行推動「新廣東歌運動」,寫出〈你唔愛我啦〉等極富爭議性的口語化歌詞。〈苦瓜〉中恰恰藉著這一句「幸得艱辛的引路甜蜜不致太寡」,揭示出一帆風順平步青雲的人生,宏觀來看,未許就不是「太寡」的生命歷程,故此甚至在〈苦瓜〉後段反問:「做人沒有苦澀可以嗎」。

 〈苦瓜〉B段,談及〈香夭〉等折子戲的部分相當具巧思,但〈苦瓜〉真正的層次感和對主題的深化,則出現在「半生瓜」一段──「真想不到當初我們也討厭吃苦瓜 當睇清世間所有定理又何用再怕 珍惜淡定的心境 苦過後更加清 萬般過去亦無味但有領會留下 今天先記得聽過人說這叫半生瓜 那意味著它的美年輕不會洞察嗎 到大悟大徹將一切都昇華 這一秒坐擁晚霞 共你覺得苦也不太差」

 在食肆的菜牌上,苦瓜往往被稱作涼瓜來避開苦字。很多人怕苦瓜的苦味,直到某一天,人不但接受了苦瓜的味道,甚至不知不覺愛上它。那可能是發覺人生原來走過了一半,對比前半生人吃過的苦頭,原來苦瓜的苦澀,沒什麼大不了,還甘中帶甜。因此苦瓜還有一個別稱,叫「半生瓜」,有人說這個名字相當張愛玲,我卻說「半生瓜」這個名字也相當黃偉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充數的竽 的頭像
充數的竽

24 點 59 分

充數的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不來恩
  • 好盤鹹蛋苦瓜啊。

    新年快樂。
  • 能夠在沒有贅述解釋下還覺得我端出了一盤好菜的....謝謝!

    應該加點生辣椒拌炒招待~也祝福你新年快樂

    充數的竽 於 2013/02/12 18:30 回覆

  • 不來恩
  • 生辣椒。(兩眼發亮中)
  • 對呀!好吃的生辣椒唷...來..來來...快過來..有好吃的生辣椒...

    充數的竽 於 2013/02/13 09:14 回覆

  • Lydiayy
  • 竽,新年快樂,喵喵快樂~^^
  • 飄飄也要快樂一整年唷^^

    充數的竽 於 2013/02/16 09:12 回覆

  • q055kx75l
  • ☉診所□強姦網站○流出﹉ goo.gl/ClgF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