塗鴉欄
你不愛看的,不表示就不是實話;你愛看的,不一定是真話~當然你可以把一切你不愛的都當作是發洩文或抱怨文,就像你以為所有所謂的成功人士,一定都是貫徹了所有你能想到的成功法則而成功,絕對沒有幹過卑鄙齷齪下流的勾當一樣

蛋生

本圖片來源自網路

 

這一篇真正的題目是:

死都不怕了!會怕你飛梭?

 

我知道啦~關於漏水那件事還沒有交代完....那就晚一點有空再說嘛

,這件事會比那件事有趣一點點咩! 

打飛梭溜!會變成水煮蛋ㄟ!

 

如果你像我一樣,身邊充斥著從事美的行業的人,甚至他們工作的場

所剛好就在你旁邊;

如果你的同事多半都比你小一輪以上,常常自以為真誠直言無諱又假

裝有理貌滴當著你的面:XX姊妳老了,妳不會生氣吧。讓你當場也

很想回敬一句:這捅出的婁子你自己搞定。或,立馬去把妳濃得化不

開的眼線和腮紅卸掉;

......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如如不動,

但我已經懶的再為這種事繼續和趨勢抗衡了~

雖然祖媽我被邀請作醫美診所體驗麻豆時,因為沒甚麼老皮角質和無

粉刺可清,讓那新手諮詢師不斷跑出去搬救兵:碰到這種客人要怎麼

辦哪...(驕傲中)

可為了表現精益求精,我還是決定要約一堂飛梭做看看!

其實,我並不是不了解這種微創型術後的結果,身邊也看過不少,而

且我一直不懂這些年輕咩咩們幹嘛要這樣虐待自己....

 

人生嘛~如果我未曾體驗過或努力過就空口批評,是有失公允的。

 

會做這治療的緣起,是因為我們公司裡有一位女同事要結婚了,為求

拍照和婚禮當天結果的完美,她想買一些淨膚雷射的課程,單買一堂

很貴,而且聽說一次不見得有效果,但包一整套的課程好像又太多,

而且總價款更嚇人(雖然除以單堂的結果是划算的)於是,她就找我

合購,因為我好人好講話,就答應了。

 

錢付了很久,她沒去做,我也沒有;

她的理由是想等到婚期決定要拍照前再做,這樣才有最佳效果~

我的理由是想看她先做完...(賊)反正又不是我要結婚~

 

後來,她竟然將她所有的課程全部換成腋下除毛,只因她未婚夫反對

她動她的臉....

我則得知原來課程是可以換的而蠢蠢欲動....因為我想痛一次總強過

痛三次..於是我問遍了所有人,我想打飛梭好不好?而幾乎所有的人

都說:XX姊妳不用啦!飛梭很痛ㄟ~而且一堂飛梭的錢等於三堂淨

膚的錢ㄟ....

為此答案,我煩惱了好幾天,俗話說【醜查某愛照鏡】,前思後忖,

我誠實的自問,實話難聽,恭維的話不愛聽,我又不是白雪公主中美

艷壞皇后,雖然大部分的人都蠻適任魔鏡這個角色的,但怕被壞皇后

背後藏的榔槌敲碎的魔鏡終究是比較多的,既然我不是齊國美男子鄒

忌,那又何必自己給自己安慰劑。

於是大概的、模糊的決定在心中差不多是成型了~

最後我問了一個大家都稱她是老師的諮詢師,

到底做淨膚好還是飛梭好?

她簡而有力的答:妳想要做看得見效果的還是不痛不癢的?

(哇~~~~~!太有說服力了!)

她繼續:其實都有一定的效果,也都有恢復期,只是看妳要坐高鐵還

是坐平快車,但是高鐵就要付出比較多唷~

(換了!來約時間吧~)

......

果真是滿腔熱血,一心連死都不怕了,又怎會怕小小飛梭?

(反正不會比重新投胎難,至少不會比現在差)

 

為了迎接手術的來到,參考了許多前輩(做過此術)的經驗,甚至和

診所那邊的店長商量,可不可以讓我麻藥一直敷著,做到哪裡再擦到

哪裡?因為我真的很怕痛~(雖然我不怕死,但我怕不能好死,尤其

要死很久才死的那種)

另外有同事也替我想好了萬一我抓狂可以反擊醫生的武器:無敵電蚊

拍!理由:如果醫生把妳打得很痛,她打妳一下,妳就打她一下,都

一格一格的,很公平~(太貼心的設計了!而且我打醫生的格子還比

較大)

但所有的計畫都趕不上臨場的變化......

 

上麻藥前,再一次,我提出了我的想法,但卻被所有諮詢師笑著勸說

不必啦!那樣做就像一隻長了腳的蛇~我心想,妳們沒吃過四腳蛇肉

歐?但她們一直解釋那麻藥卸掉後可維持一、兩個小時,不用擔心

所以....我也只好相信她們的專業了。

在敷麻藥期間,有我的同事輪番溜來看我,問說怎麼還沒打?然後一

直用小樹枝(誤)手指頭邊戳我的臉邊問:會麻麻嗎?妳會不會怕?

妳現在是什麼感覺?我可以拍妳嗎?(我真想回答:妳是水果報記者

唷?)但我瀟灑且雲淡風輕滴說:等~死~中。

但其中一個同事竟提出要求:妳打第一發時我可以在旁邊看嗎?我想

知道是甚麼情形,因為我之後也想打....(問我嗎?應該問診所規定

吧!)所以我回:她們說可以就可以呀。

接著我聽著她愉快的腳步步出我這間休息室,並聽到她正和誰說著:

她覺得她正在等死...然後我就聽不到了,雖然腦中閃過一個不好的

感,但畢竟還沒有發生,而且現在我要關心的好像不應該是這件事

所以也就牽引開思緒了~

 

聽說我的麻藥敷了有45分鐘吧,一名諮詢師來替我清除麻藥....這時

剛才那位說要跟診的同事來了,問操作的諮詢師為什麼要用刮的,諮

詢師說,不知道誰幫她上的,超厚的,不刮怎麼清啊~(我真心感謝

那替我追加麻藥的細心小姐,但我絕對不會供出她是誰的)當然替我

卸麻藥的諮詢師也很認真,清的很乾淨,但我內心一直希望妳別那麼

仔細了,等一下退了我45分鐘就白躺嚕....

 

清完麻藥我進入了治療室,又重新躺上一張旁邊有儀器的美容床上,

我殷殷期盼著醫生大人趕快來,因為真的很擔心麻藥會退....但聽說

她還在另一診....而且【快】好了....這下子我由衷的開始緊張起

,因為我知道這醫師是出了名的仔細,她的所謂【快】和我的所

【快】計算單位絕對差很大~

我確實有些焦躁,這時剛好聽見有人正在談論關於注射{睡美人}的

(就是全身麻醉),我急著大喊店長,讓我加價購!拜託~

可是那店長只是緩緩的說:不好啦,然後就飄去刷牙了....

留下我一人思考著為什麼不好這件事,難道像傳說中刺青不能上麻藥

是一樣的道理嗎?上了麻藥會影響效果....故有詩云:不禁一番皮肉

疼,焉得美膚勝滑蛋....甚麼鬼呀!還是臨時抱個佛腳好了,稱念佛

號吧~可是....這是我自作孽選擇的ㄟ,如果我是佛陀或觀世音菩薩

,我才懶的理我咧(很多人一定覺得還好我不是)

就在我數著羊打發時間時,一名諮詢師唱作俱佳的在我床邊說:X姊

我跟妳說,等一下妳就當作妳被卡車輾過去然後卻沒有死的喜悅就行

了!我嘴巴開開看著她(孩子呀~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臉上有麻藥的

關係所以笑不了,我知道妳盡力了,但真的不好笑ㄟ)還好她們店長

刷完了牙,邊喊著妳們別在嚇XX姊了啦,邊遞給我一顆橡皮球~

(這是?....)讓妳握的,還是等一下妳想握我的手?(呃....

我又不是男的)我道了聲謝然後開始把玩起那顆球,表示有這個就夠

 

可愛的醫生終於來了,看了一下我的膚況問說:今天想打額頭嗎?

我說:全部。(因為我真的太想換一張臉了)

醫生又問:你想打強一點還是弱一點?

ㄑ..一....

不要啦!妳第一次打....(有人開始出意見了~)

打強很痛ㄟ....下次啦....XX姊妳真的要喔....

如果妳不怕打強的效果好啦....

(我的眼睛蓋著東西,但我真的很不明白現在是要進行甚麼世紀大手

術,需要那麼多人觀診,大家七嘴八舌的聲音早蓋過我的,只能往好

處想是因為我人緣好大家都來關心~)

我說: 就照您的判斷吧!

醫生繼續嘟噥:額頭是可以加強啦....臉已經太瘦了....那就從12打

起好了~

(謝天謝地,終於要進行了,我真的覺得麻藥開始不夠力了,而且我

很衷心的期盼醫生您下手快一點!)

 

第一發~吱ZZZZ~~~噢嗚!(是的!我慘叫了。憑甚麼第一發

就從沒上到麻藥的髮際線開始啊?)XX姐!因為這邊有毛髮沒有上

到麻藥會比較痛,其他部位就不會囉!握著我手的店長溫柔的說明。

(說這什麼廢話啊~我怎麼會不知道打在哪裡咧?重點是幹嘛要這樣

的打法啊?)然後第二發第三發....一直到第五六七八發,發發都打

在痛死人的點上,我感覺到衣服都已經汗濕....

 

餅柚哇!很多人都不知道飛梭打在皮膚上的感覺,有人說像被車輾過

,有人說像被橡皮筋射中,除了很痛,好像還是很痛;今天本山人就

以切身的體悟形容給您聽看看,如有半點不實,那你打的一定不是飛

梭!除非....閣下的表皮神經有移穴換位的功力。

可曾看過焊接,點焊這樣的場景?

對對對!就是有個人兒一手拿著護目鏡一手持工具對著鐵條還是水管

甚麼的進行燒熔的工作~你懂得!那你就能了解飛梭進行時醫生和求

診者之間的對應情形了,尤其是發出的聲音,相似度達98%,另外

1%是因為求診者會哀號而鐵條水管不會的緣故;還有1%是因為飛梭打

上臉會發出烤肉的味道,鐵條水管也不會的緣故。

至於皮膚被打了的狀態呢~

有玩過或見過用熱熔膠、溶劑等滴在保力龍上的情形嗎?就是那個樣

了~只是飛梭能控制每一次溶蝕的深淺和形狀都一樣。

講的那麼清楚,來賓是不是該掌聲鼓勵一下咧?(應該嚇傻滴居多)

 

我們再回到現場....

話說我已經被打到皮皮剉,醫生停下來問我:還好吧?

我:已經飆汗了....但似乎我回甚麼都不打緊,醫生只是要確定我還

活著就好般滴....:那繼續囉!

接著又是無止盡的吱ZZZZ~~~

 

我想我的嚎叫不算太難聽,但其淒厲也是能撼動人心的....

打完半臉,醫生稍停:我的手都在抖了~

(大人您有所不知啊!我的聲音也快喊啞嚕~)

接下來醫生邊打邊俏皮的和旁邊觀診的對話:她會不會哭?

左邊一聲:會!右邊一聲:絕對會!左後:應該已經流淚了~

(現在是怎樣?要開賭盤溜?老娘還沒哭但很想發火,因為沒有參我

一咖,當然不是這樣,是妳們到底打算對我怎樣?真的活生生有刀俎

、魚肉的感覺耶....)

 

斗咪搜兜~廣告時間:您要當刀俎嗎?您想當魚肉嗎?

請參閱充數的竽力作~砧板上的日子~兜搜咪斗

 

原來,醫生想打我腮幫子連到脖子的邊線附近,那地區當然也沒....

不用店長解說我也明白醫生真的替我打很多,而且連小地方都照顧周

到;我也知道是我自己願意要做的~

但坦白承認,當時我真的痛到脾氣開始越抓越高,因為不懂為什麼不

打有敷麻藥的地方就好,既然我不需要縮小臉,幹嘛淨挑著沒上麻藥

的地方打啊?就算我們有一點點小熟,也不必把痛當禮物送呀!可是

我又不敢講,因為我怕講了醫生真的就停手然後兩邊不平衡....所以

下半場我像個鬧彆扭的孩子,故意在要打下一發前將上半身撇睡到美

容床的一邊,藉此表達我的不、高、興~當然這時候店長又會開始好

聲好氣的安慰:只剩一下了,真的只剩一下了!(哼!少騙~但不被

妳騙又能如何,只能乖乖躺正)......

 

就在我覺得應該是已經結束了的幾秒鐘空檔時間,醫生說了句:還有

哪裡想加強?還沒回過神的我卻已經聽到我的同事搶著回話:抬頭細

紋。而醫生也夠俐落的馬上在我額頭又打了幾發,這一下的痛,可不

是前面那些痛能比擬的,紮紮實實是在傷口上灑鹽哪!比一次吃一把

Airwaves還醒腦速十倍~我整個人開始像困獸般的掙扎了,而我的

同事竟還跳上床很熱心的和店長一起壓住我,哪招啊?!劇痛讓我的

腦袋一整個大混亂....我不知道我何時肚裡養了那麼多蛔蟲,都可以

代我發聲!我不知道為什麼那個同事還在這邊,不是只看一眼嗎?我

連三字經都忘記該怎麼罵~又來一個借關心之名行翹班之實的....我

極度勉強平靜舉起握著像皮球的手作勢,並用顫抖的聲音吼道:請問

我可以丟妳嗎?想不到這同事竟搶著更大聲說:醫生!別再打了!我

怕她要攻擊妳了!(小姐!我要丟的是妳)煞時間整個診間都安靜了

,儀器運作聲也停止了,只剩我又痛又委屈的哭泣聲....(我痛的不

想解釋,反正這世上就是有那種趁你虛占你便宜的人)只聽幽幽

的說了一句:下次讓麻藥敷一個小時吧,這次可能敷的時間太短..

後旁邊一堆淺淺應聲的"是啊是啊""對呀對呀"又開始此起彼落了

......

 

有人替我卸下了眼罩,並帶著抽咽的我回到休息室上面膜冰敷做光療

~整張臉熱辣腫脹,雖然諮詢師很用心的替換了四次冰袋,但每次新

的冰袋一接觸到火燒的臉都很不舒服,可是似乎也不能不這麼做~我

躺在安靜的休息室回想剛才發生的一切,得到的結論是:如果還有勇

氣再送死一次,直接要求打強的劑量,千萬不要打甚麼加強的第二輪

;還有:我非常不適合做一名情報員。

 

接下來的復原期,又是另一番煎熬。

 

術後12個小時是不可以碰到水的~我回家後,的確也小心翼翼,連喝

水都很假掰的使用吸管,但危險永遠藏匿在你料想不到的地方─

為了降溫,我好聰明的對著電風扇吹呀吹呀吹呀~然後冷不防打了個

噴嚏,鼻涕來不及擦(其實是一時也不知道能擦不能擦?以及該用甚

麼擦?)人中處痛得我翻白眼。

 

經過整晚小心翼翼的假寐,第二天全身腰痠背痛,但這時候甚麼也比

不上照顧這一塊巴掌地來的重要。我瘋狂的把所有能保濕的精華液乳

霜往臉上倒,由於真的很乾,完全形不成油油亮亮的狀態~而接下來

我還得面臨另一個矛盾的難題:防曬。我想,如果我上防曬隔離霜不

就等於要卸妝?可是卸妝品使用後應該無法只靠清水洗淨吧,一定得

用洗面乳甚麼的,可是我現在好像又不適合使用醬子的東西,但我又

不能不出門,天哪!我真的是女人嗎?為什麼好像應該懂的知識我完

全不懂?!而時間緊迫,上班快遲到了,於是我決定口罩戴著,保養

品帶著,每一個小時就塗他一次,傘能打的多低就打多低(這是危險

動作請勿模仿),腳能走多快就走多快,先衝再說。

 

在往公司的路上,遇見了另一個同事,從她的眼神和表情中,我知道

我整個行徑一定超矬~

我說:我覺得我好像吸血鬼....

她答:妳已經在冒煙了,而且開始掉灰屑了。

(真是配合啊~不過真的很感謝一路有她牽著,不然以我都已經握到

傘柄1/2情況下的視野,不撞到人撞到車撞到樹才奇怪咧!)

 

工作中,我也全程戴著口罩,雖然診所那邊的美容師和諮詢師一直提

醒我不要這麼做,但畢竟我不是在她們那兒上班,頂著一張豬頭臉反

而更有說服力,所以,十幾個小時下來,真的很不蘇胡。

尤其到了隔日,燙紅的感覺雖然已經消失,整張佈滿經典格紋結痂的

臉開始奇癢無比,但又不敢抓,即便將乳液冰在冰箱,會癢就趕快塗

,也只能緩解一下子而已....有時候癢到不行,就只能用指甲尖像啄

木鳥一樣的敲打自己的臉....

到這裡我深深的覺得:醫學美容果然是給貴婦做的。術後就應該躺在

冷氣房裡敷臉看雜誌喝果汁,等個幾天後就可以美美滴重出江湖閃亮

登場~才不是像我這樣還要帶著口罩辛苦工作!

 

連續幾晚沒好睡,加上恢復期中的難受,還有看到鏡子裡還沒變成水

煮蛋倒成了一顆茶葉蛋的模樣,心情實在很差。

我突然開始佩服"蛇",因為牠們一年可以蛻好幾次皮,難怪蛇精很

美麗。

我突然開始對成果有多大改變也不報任何期望,術前的我,毀容的我

,術後的我,其實都還是我,五官的排列位置還是一樣,並沒有真正

換了一張容顏;就好比老的醜八怪和年輕的醜八怪其實都還是醜八怪

一樣。人對於這巴掌大的排列組合的喜歡或討厭,都已經因為累積的

接觸印象而既定,並不會因為這顆蛋沾的是醬油或番茄醬而改變許多

,不愛吃蛋的還是不愛吃蛋。

 

不過,花了很多銀子的我還是會好好照顧這張臉,因為花都花了~

目前蛻皮完成的我進入粉刺期,現在呈現的狀況是:紅蛋。

聽說要真正完成恢復期是二至三週,唉~當初幹嘛不去剪個留海就好

......

 

P.S 對於很多不棄嫌來訪和留言的格友很感謝也很抱歉!

這一段歷程就是交代我突然消失沒回訪也沒回覆留言的始末,

因為,我連電腦螢幕發出來的光都很怕~呵呵(乾笑中)

 

 強迫症 

作詞:阿牧 / 作曲:阿牧


無法拒絕自己的慾望不停發作

啃食著別人施捨的隻字片語過活

再多一些些讚美

再多一陣子回味

再多一點點沉醉

有什麼不對


不要妄想去改變任何人的習慣

好的壞的都是我生命中的一環

就算人人都懷疑

就算每天都焦慮

就算你說不可以

也不必在意


來來回回都在找一個 找一個 指引

停止不了只能聽你說 聽你說 充飢

生命短暫卻又離不開 離不開 美麗

都在意識模糊恍惚間

才能面對缺陷的嘴臉


還甩不掉膚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充數的竽 的頭像
充數的竽

24 點 59 分

充數的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


留言列表 (26)

發表留言
  • 小島
  • 原真的這麼痛啊,我同事每次打完都會戴口罩好一陣子說,就像你說的萬一防曬乳擦了要卸妝就痛苦了,物理防曬還是好一點!
  • 痛還不算甚麼...其實癢才是一種恐怖的折磨...我記得古代好像有一種甚麼萬蟻噬體的型罰...ㄎㄎㄎ

    充數的竽 於 2012/05/26 11:18 回覆

  • 汪汪比熊犬
  • 呵呵......還好男生沒有這樣的麻煩ㄋㄟ.....!

    看你這麼說,我都覺得好痛喔 !
  • 還是犬比較好~有捧鬆的毛,不用煩惱
    其實,就我的觀察,打飛梭的男生還不少...

    充數的竽 於 2012/05/26 11:23 回覆

  • vanessalife88

  • 難怪最近很少看到妳出動.....原來...哈哈~
    對不起!!妳那麼慘......可是誰叫妳描述的這麼好笑又傳神~

    我不是魔鏡,可是妳一點都不醜!真的!!!(按過推的保證)
    而且腦袋多閃亮啊~
  • 好妹妹~謝謝妳拿摸兩肋插刀的相挺(淚光)~
    我是沒有醜但真的是老了,
    年輕真的要好好珍惜,而且要好好保養~不要像我到老了才花很多力氣去挽回...

    充數的竽 於 2012/05/26 11:31 回覆

  • 瑰娜
  • 讀完這篇的結論是: 打飛梭痛痛痛到了極點!!!! >___<

    讀到像點焊,又有烤肉味...頭皮都發麻了~ 但我相信,付出這麼"痛"的代價,效果一定很好!!!等妳恢復期後的成果分享喔!
  • 其其其...其實...這種微整的效果都不是一次就脫胎換骨的,每次能改善個20%就很不起了...有些人會打上癮,但我想我...就目前來講...不想再一次~

    充數的竽 於 2012/05/26 11:38 回覆

  • 杜詩飲
  • 你寫得太傳神了!看得我也痛起來了!

    唉!好羨慕醫生!都怪我年輕不讀書!
    這種可以合法"打"人,又有COCO可拿的工作真是適合我啊!^^
  • 對呀~這種職業真的是太好了!
    弄痛人家,人家還要對他說謝謝。

    充數的竽 於 2012/05/26 11:14 回覆

  • 昀
  • 我應該要安慰妳的啊

    可是

    我一直邊看邊笑

    拍謝>>請原諒偶

    誰叫妳寫的如此真實啦~~~

    害偶>>根本不敢想像=.=

  • 不會啦~我也覺得我的飛梭初體驗有夠扯...
    很高興取悅大家

    唉~是說原本天不給卻要向天硬要來的,
    果然得付出極大代價呀!

    充數的竽 於 2012/05/27 18:22 回覆

  • 淡紫貓
  • hahah~~~~怎麼辦...pu! ha~~~~^^
  • 小心別嗆到了~

    充數的竽 於 2012/05/27 18:13 回覆

  • baby76042261
  • 哈哈哈!打個飛梭講成像是被車輾過...

    所以現在是重新復活的意思就對了XD

    要好好保養喔!
  • 而且是【聯結車】......請算算要被幾個輪子輾過~ㄎㄎㄎ

    充數的竽 於 2012/05/28 15:00 回覆

  • 伯爵爺爺
  • 這篇我一直在徘徊到底要不要看
    我臉皮厚的除角質,還需要拿笨斗來掃
    結果我看到一半,當下

    覺定不看了
    阿~~~~~我做過雷射手術
    是眼睛拉
    也有燒焦的味道
    阿))))))拍拍
    不敢看~~
    老灰阿退散><"
  • 不怕不怕!拿歐西謀哩幫爺爺擦擦額頭上的汗~

    充數的竽 於 2012/05/28 20:37 回覆

  • 匿名的旅人
  • 我也有朋友去打過耶
    復原期的狀態真的是還滿驚人的
    不過朋友愛美的決心 真是一般人無法想像
    她去打了好多次
    後來我看她皮膚狀態真的是不錯
    辛苦你了((拍肩))
  • 我也是看到之前的一位芳療師打了三次的結果,而且她都打最強劑量22,我現在親身體驗過....真的相信變美是需要強烈決心的,忍人所不能忍,我想我還是繼續窩在黑暗角落畫圈圈好了~

    充數的竽 於 2012/05/30 11:25 回覆

  • 股哥(Good-go)
  • 既然怎麼做都只是老的和年輕的醜八怪之別
    既然皮膚狀況很好 又何必去花那冤枉錢?

    第一次總是會痛的 就當是短時間內快速破處數十次
    完事後 臉部呈現Burberry經典格紋 恢復期可是嚇死人啊~~~
  • 你....真得是我認識的那個股哥嗎?
    我認識的股哥是不會結巴和文句中前後邏輯坎坷滴~
    所以....你~是~誰~?

    真正的股哥,一定知道甚麼叫做醜人多作怪滴

    充數的竽 於 2012/06/01 23:55 回覆

  • ㄚ芬
  • 你都已經膚質好到讓醫美員工頭大了,打完飛梭說不定效果就沒那麼明顯,那就太可惜了。
    沒想到這麼痛啊!我看過另一個格友去做削骨,他說都不痛欸,真是奇怪。既然會痛應該是常例,麻醉該打多一點的啊。
    我想到美容的手術首先想的都不是痛,(因為我以為有麻醉不會痛),而是怕手術失敗的後遺症,雖然機率小,但我認為我運氣不是太好^^
  • 人就是不滿足呀~就算25歲,還是不敵新生兒滴幼嫩細緻咩。

    這一次的體驗,讓我確信我是懶女人,所以不美活該,
    因為我對於追求更美是沒有十成十的決心滴~
    很多人為了更好的容顏和體態,所做出的努力,忍耐,和付出的金錢,都是我望塵莫及的。

    充數的竽 於 2012/06/03 01:30 回覆

  • 楊小蝦
  • 天啊.......
    我絕對 絕對 不會去弄這個

    就像看過人家生小孩我也會說:絕對不要生小孩一樣!

    不是不想 是太怕痛了!T____T
  • 妳夠美了,不必搞這些啦!
    保養維持好就萬事俱足了唷~

    至於生小孩唷....生,是痛一下子;養,可是一輩子....
    我今天工作時才碰到一個好玩的訪客,他帶他女兒要進嬰兒室看新生寶寶,
    在門口替她女兒戴口罩時,一直故意把口罩戴在她女兒眼睛上....然後說:
    嬰兒最可怕了,裡面有好多,趕快把眼睛遮起來!

    充數的竽 於 2012/06/03 01:39 回覆

  • 慕紀客蓓
  • 你真的好會寫喔~~
    我笑得東倒西歪
    連我ㄤ都忍不住要來看 XDDDD
  • 沒有啦~只是很真實的把經歷流水帳般的交代了而已,
    謝謝光臨&不吝留下迴響唷! ^^

    充數的竽 於 2012/06/05 00:29 回覆

  • 不畫畫的貓
  • 膚淺啊膚淺
    膚再淺 也是連著心的
    打在淺淺的膚上 心也是會唉的啊

    不過你也唉的很大聲啊 ...
    所謂 唉莫大於心死
    恢復期還沒過啊 就說到毀容啊
    這 ... 也說太慘了些吧 ...

    希望你的膚色
    能夠好好的淺入淡出
    才不枉費你這唉的要的飛梭之旅喔

    貓嘴裡 ... 還是吐不出象牙的貓留 ^x^
  • 其實,是有那麼一點兒後悔的....
    因為我有蟹足腫體質,但很多網路分享或醫美諮詢都只有說到很痛、以及有較長的恢復期,卻鮮少有提到皮膚重新增生會癢到抓狂這方面;大家都只看到了Before & After的圖片就得了失心瘋(挖瑪西)

    貓要是會吐象牙,那肯定是貓吞象時被象牙卡在喉嚨了。

    充數的竽 於 2012/06/06 19:17 回覆

  • 智愚
  • 借問因何想不開
    受盡苦刑只為美.

    甚麼叫做飛梭啊
    看了還是霧煞煞.


  • http://www.taiwanlaser.com/laser/fraxel00.htm
    這邊有很完整的飛梭雷射介紹

    為什麼要做喔...嗯~...嗯~...(遙想中~越想越遙中~~~)當我被鬼迷吧...(跑走)

    充數的竽 於 2012/06/06 19:30 回覆

  • 尼爾張
  • 還好.....我從來不會覺得我老婆臉上有些東西有何不妥~XD
  • 如果甚麼東西都沒有,那才真是不妥....呵呵
    張嫂有尼爾愛,真幸福捏!(沒事跑人家家裡曬甚麼恩愛呀!)

    您的尾椎好些了嗎?

    充數的竽 於 2012/06/07 09:41 回覆

  • 可可
  • 看完你的文章,我都不敢做了
  • 我會比較建議妳先看我給16樓的鏈結,
    仔細看完整篇文章再評估你為何要做唷~
    而且,千萬不要抱持做一次就會改頭換面的錯誤期待值。
    (只是一點點建議啦)

    充數的竽 於 2012/06/10 01:16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文哲
  • [:emotion1338983884-2750583060.gif]雖然痛.但都只是表皮層而已

    隆乳更痛的..臉部削骨更痛

    抽脂更恐怖..但還是有人做.

    女生愛美..什麼都不怕.不會怕~~[:emotion1338983891-804604215.gif]
  • 其實......很怕~真的很怕~~!

    充數的竽 於 2012/06/18 12:26 回覆

  • 細井 夏
  • 啊娘喂~夏!不是,是嚇!
    佩服您的勇氣,但比起抽脂削骨的,這應該還是小兒科......
    但為了變美,我是絕對不怕痛的......哇咧要買課程都不揪我,光妳自己一個人變美,這次真是看清妳了......
  • 您又誤會我了!
    話說討皮痛弟子服其勞,當然是我身先士卒呀~
    不然抽脂這件事您先去,在交個千字報告來瞅瞅。

    充數的竽 於 2012/06/20 00:02 回覆

  • 天天天晴
  • 把我逗笑了
    真的太傳神了
  • 也很高興取悅了妳~謝謝光臨,有空常來坐唷!^^

    充數的竽 於 2012/07/10 23: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