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墟

 

聽到這樣的回應,竟讓那個當下的我覺得該不會得幻聽了吧!
這是我希望得到但不抱任何期望卻如此不費力氣就得到了的答案─

 

 

 

是我的姿態夠低,真的讓他們感受到誠意?
還是這對兄弟性格太迥異?
弟弟前日的咄咄逼人難道只為嚇唬我而已?哥哥今日態度這般明理..

 

 

 

我決定暫時相信這對兄弟並不是來趁火打劫的,並賣弄了昨日才由
朋友那兒學來的一點專業知識,單刀直入卻語氣溫婉的問:
你們家是一直漏?還是下雨才漏?

 

 

 

那大哥彷彿沒有聽到我講甚麼的說:
找誰來做,妳這條錢巄多開ㄟ。
聽妳這樣說,我想嘛不一定是妳的問題啦!只是妳要去找頂樓的處理
,找阿嬤無效,要找她兒子。可是她兒子也不常在家,我弟弟比較跟
他有在聊...

 

 

 

謝謝大哥~
只是我想還是請你們白天有空時來我家看看,搞不好真的是我家管線
的問題...那我就該負責修理。

 

 

 

那不然明天早上叫我弟弟上去看一下好啦!

 

 

 

既然對方是可以講理的人,而且願意講理,那就不可以用吃定別人的
態度去回應,這是我處事的原則;當然,我非常清楚這漏水問題不在
我,與其雄辯,不如實證,讓對方憑著自己的專業親眼證實,除了讓
對方心服口服之外,在未來漫長的解決過程中,就算不能成為一條助
力,至少不會多一條阻力,這是我的賊心。

 

 

 

次日,一樓的弟弟上來看過了我家的情形,我另外帶他去看樓上的梯
間,以及加蓋的頂樓~因為一樓算獨立門戶,平常是沒有鑰匙可進梯
間大門的,除非一樓住戶同時擁有其他樓層的產權~我想他們大概也
想像不到樓上是這番景象吧!

 

 

 

那位弟弟目睹後,也摸著四樓和三樓交接處的牆壁發表了他的看法:
這壁從這邊開始整個都是濕的啊..這歐...這...(突然降低了音量)

 

其實之前有聽那個阿嬤在講啦..他們買這個房子時雖然頂樓就已經有
加蓋了,可是還需要整理,因為她老公不想請人就自己弄,結果就隨
便弄弄,說不聽,那阿嬤也氣得要死..可是不管怎樣,他們買了就是
他們的,有問題就是要負責啊,這是會影響整棟樓的問題ㄟ....
(我對呀對呀的應聲)
我哥有說,妳花錢也不會好,我看也是這樣啦!當然我們房東的意思
是想逼妳,妳就會去逼樓上,或看妳家防水做好,只要妳家不漏,我
們就不會漏了啊!

 

 

 

聽到這裡我恍然大悟,原來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如何操作的問題。
對於三樓的心態,我也明瞭了幾分,或許他們買到這樣的房子,也有
種受害者情結吧~但這並不是可以被同情的理由。
另外,既然那位弟弟肯透露他和三樓間的聊天內容,或許無法證明他
有幾分俠義之心,但至少能確定他和三樓沒那麼麻吉,這倒是讓我放
下了可能會被樓上樓下一鼻孔出氣連手夾擊的疑慮。

 

 

 

後來那弟弟又笑著說:
那天拍謝啦!實在是因為妳那個朋友一直說他待過甚麼工地的,一付
我們都不懂的樣子,所以喔..其實像那樣子的人在工地喔,才沒有人
要甩他啦!跟妳沒有關係啦~真的是那個人講話厚......

 

 

 

這會兒我恍然又悟了,除了也連聲向那位弟弟說不好意思我朋友不是
那種意思外,內心畫了三條線:男人哪,就是嘴上輸不起 = =



當然,我沒有忘記趁這個和緩的氣氛,請那弟弟如有遇到三樓的兒子麻煩轉達二樓找他....一場爛仗,剛要開打... 



【未完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充數的竽 的頭像
充數的竽

24 點 59 分

充數的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