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jpg  

 

古代清官多執拗 易被利用

2010-04-26 17:07:41  來源:中國新聞網  編輯:曲靈均
 
  明朝大清官海瑞曾經研發過一套斷案標準:“ 凡訟之可疑者,與其屈兄,寧屈其弟;與其屈叔伯,寧屈其侄;與其屈貧民,寧屈富民;與其屈愚直,寧屈刁頑。事在爭產業,與其屈小民,寧屈鄉宦,以救弊也。事在爭言貌,與其屈鄉宦,寧屈小民,以存體也。”世事繁雜,海大人不是福爾摩斯,遇到斷不了的案子,乾脆一律傾向弱者,自以為心安理得。

  海瑞絕不是這套原則的唯一奉行者,在他前後,有很多官員都曾這麼幹過,他們有一個統一的稱號——“清官”。

  《二刻拍案驚奇》講過一個故事。朱熹在福建崇安縣當知縣時,有一天接到一件案子,一個小民狀告大姓侵佔自己的祖墳。古人重風水,朱熹就是風水高手,當時豪門富戶佔奪小民好墳地的案子很多,朱熹決定親自去查驗。到墳頭一看,果然是塊風水寶地。大姓申辯說:“這本來就是我家新修的墳頭,大人您看,泥土還沒幹呢,怎麼成了他家的祖墳?”小民申辯道:“墳頭雖然是新的,那是新蓋的,底下還有老土,卻是我家的。”朱熹令人拿鐵鍬挖,果然挖出了一塊墓碑,上面赫然列著小民祖先的名字。朱熹一看大怒,墓碑為憑,鐵證如山,必然是大姓貪圖小民祖墳風水好,惡意侵佔。於是判了大姓一個強佔田土之罪,將墳地判給了小民。

  朱熹斷了此案,好不得意,覺得“此等鋤強扶弱的好事,不是我,誰人肯做?”卻不料真相是另一回事:原來小民知道朱熹一向專門打擊富豪大戶,憎惡他們欺侮百姓,所以把青石刻成字,偷埋在大姓家墓地,然後來告狀,朱熹果然中計。

  包拯也是宋朝有名的清官,《夢溪筆談》記載過他的一件糗事。包拯坐鎮開封府時,有人犯法,按律應處脊杖。這人賄賂了一個小吏,想讓其幫忙免去這頓皮肉之苦。小吏拿了錢,與他約定:開堂時只管大聲喊冤,其他的事交給我。開堂問罪,那人果真呼號喊冤,分辨不已。小吏故作不耐煩,惡聲呵斥:“不就是脊杖嗎,受就受了,啰嗦什麼?”包拯見小吏如此越權跋扈,大怒,將其杖責,卻把犯法的從輕發落了。小吏雖挨了打,卻得了錢,犯法者出了錢,免了一頓打,大家雙贏,輸的是包拯。

  朱熹和包拯都是清官,卻遭遇了同樣的悲劇——被人利用。朱熹認為“世上只有大家佔小民的,哪有小民謀大家的”,先入為主,小民正是利用這一點,為他量身定制了一個圈套。開封府的小吏同樣利用了包拯嫉惡如仇的性格,自己先囂張跋扈,故意激怒包拯,使他反而同情該受脊杖的罪犯。這兩個故事表面上看是兩位清官被人所騙,其實它們揭示了清官根深蒂固的一個頑疾——偏執。

  清官總是覺得自己佔據著道德的高度,不存私心、不畏強權、嫉惡如仇,是救民于水火的大青天。殊不知,這種心理不斷強化,“為富不仁”、“鋤強扶弱”之類的心理暗示過強,就很容易走向偏執的地步,以致被姦猾之徒掌握利用。李贄就認為,清官多“執拗”,他們因為自以為是道德君子,問心無愧,所以“膽益壯而志益決”,無所忌憚,格外執拗,一旦走錯路,比貪官害處更大。(《焚書》)

  對這一點,康熙看得非常清楚。康熙四十年湖南按察使空缺,大學士保奏當時的“天下第一清官”施世綸。康熙說:“施世綸朕深知之。其操守果廉,但遇事偏執。百姓與生員訟,彼必護庇百姓,生員與縉紳訟,彼必護庇生員。夫處事唯求得中,豈可偏私?如施世綸者,委以錢谷之事則相宜耳。”康熙四十二年,他又斥責順天學政楊名時“自督學以來,賦性乖異,縱有精於學業,工於文章者,但係殷實之人,必不錄取;其無產赤貧,雖不能文,或記誦數語,亦得進學。”施世綸、楊名時都是當時有名的清官,康熙卻從他們清廉的背後看到了道德強迫症,甚至沽名釣譽,可謂明察秋毫。

  百姓都痛恨貪官,頌揚清官,卻不知清官也容易有“心病”。一旦背上“清官”的聲譽,免不了被聲譽所累,為道德所綁架,反而有損公道。所以海瑞雖然一生剛正清廉,卻很少有人認為他是一個合格的好官。因為清廉容易,好官難當。好官不僅需要清廉自守,能辦事,還必須真正公正無私,不偏不倚,決不能為了當清官而當清官。按此標準,真正的好官可真是少之又少。或許電視劇裏的紀曉嵐算是一個,他不貪財、不好色、不迂腐、不諂媚、不畏強權,還專門為百姓做好事。然而現實卻讓人心寒,當年的紀曉嵐只不過委婉勸誡了幾句乾隆下江南的事,就被乾隆指著鼻子訓斥:我看你文學上還有一點根基,才給你一個官做,其實不過當作娼妓一樣豢養罷了,你怎麼敢議論國家大事?

本文轉載自: http://big5.cri.cn/gate/big5/gb.cri.cn/27824/2010/04/26/541s2830305.htm

 

分隔線

 

某老人家曰: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

 

 

在下倒有一班門弄斧的拆文解字...

 

是說,想像中的古人總是含蓄,且一位智者必也明白
人,都喜歡聽想聽的話而斷章取義或捕風捉影,

 

為免激進的衛道團體之誤解與幹譙...(呃...是引發不必要的紛爭,畢竟那個時候已經夠亂的了)
故只要稍微玩一點小技巧...

 

拆一字,少一字,即工整為句,
而且可讓當時無法發聲的弱勢族群悶吞了這個虧,以及讓難搞的自詡知識份子們莫名的優越感得到滿足,
這真是...太強了!!

 

原文: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
接下來將[女子]合為一字,再加一虛字後 → 唯小人為難養也

 

因為,所有聰明的君主都知道(請認明聰明的三字)
君子稟陽正氣而生,小人稟陰邪氣而生。
無陰則陽不成,無小人則君子亦不成,唯以盛衰乎其間也。
譬猶藥之療疾也,毒藥亦有時而用也。

 

所以,好人=小人,一樣是偏執。

 

(扯完)

分隔線

 

詞:林夕
曲:C Y Kong / Adrian Chan
編曲:C Y Kong (江志仁)

心 屬於你的
我借來寄託 卻變成我的心魔
你 屬於誰的
我剛好經過 卻帶來潮起潮落

都是因為一路上 一路上
大雨曾經滂沱 證明你有來過
可是當我閉上眼 再睜開眼
只看見沙漠 哪裡有什麼駱駝

背影是真的 人是假的
沒什麼執著
一百年前 你不是你 我不是我

悲哀是真的 淚是假的
本來沒因果
一百年後 沒有你 也沒有我

風 屬於天的
我借來吹吹 卻吹起人間煙火
天 屬於誰的
我借來欣賞 卻看到你的輪廓

都是因為一路上 一路上
大雨曾經滂沱 證明你有來過
可是當我閉上眼 再睜開眼
只看見沙漠 哪裡有什麼駱駝

背影是真的 人是假的
沒什麼執著
一百年前 你不是你 我不是我

悲哀是真的 淚是假的
本來沒因果
一百年後 沒有你 也沒有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充數的竽 的頭像
充數的竽

24 點 59 分

充數的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